新闻中心
News
行业动态
企业快讯
交流中心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合肥水体检测出六种抗生素威胁,饮用水告急!
文章发表时间:03.17
随着南京水体检查出抗生素,人们对于水体安全的关注越来越多。事实上,自来水中检出抗生素并非首次。

安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曾对滁州、安庆、阜阳、铜陵、蚌埠等地部分水体进行过调查。除了地表水地下水中被检出8中抗生素外,在居民的饮用水中还检出了四环素、土霉素、金霉素、强力霉素、磺胺二甲基嘧啶、磺胺甲恶唑六种抗生素,含量高的达到了10.82纳克/升,低的也有3.86纳克/升。
安徽的水到底怎么了?通过几个小案例我们就能得出结论。

身边的水疑问:“乳白色酸奶味”的饮用水?
曾有居民反映,称在合肥建材三厂生活区附近有一条“奇怪”的沟渠,怀疑是污染所致。记者来到合淮路建材三厂生活区,根据居民的指引,找到了被污染的一个池塘。该池塘位于生活区北侧,是由该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挖土烧砖留下的深坑形成的。池塘最深约十米,原本用来养鱼,因为污染,现在已经废弃。在池塘的最西侧满是医疗垃圾,一条沟渠的水在这里的凹陷处冲击出一片水域。再仔细看水流,竟然是乳白色。一阵风吹过,带来一股浓重的酸味。

据合肥市环保部门宣教处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合肥市环保部门已经了解到上述情况,是不是个别企业涉嫌排放污水、什么时间排放的污水,该部门或在今日派人前往现场调查。
遭遇这样的水体,我们该怎么办?
动铺水库:人为“下毒”的现状
董铺水库里一度出现死猪的消息,让人们对合肥大水缸周边环境问题感到担忧。除了死猪问题以外,在水库边种菜、钓鱼、洗衣服等被明令禁止的会污染水源的行为也普遍存在。并且,在董铺水库附近,经常有人为了捕捉麻雀撒下有毒饲料,这让市民也感觉非常担忧。

几周前,志愿者之家副队长孙吉国就在省城西二环和北二环交口附近的董铺水库沿岸荒草地上,看到有十余处小麦米粒聚集地,有数十只灰麻雀死亡。而在一些靠近水源的芦苇荡水塘边,水面上也漂浮着白色的谷物和部分鸟儿的尸体。
这样的行为是不是会对市民常用的“大水缸”造成人为的污染?我们的用水健康随着一系列的疑问,也越来越没有了保证。
巢湖:检测报告呈重度污染
安徽省环保厅发布2014年度安徽环境质量第3季度季报。记者了解到,第3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巢湖西半湖总体水质状况由中度污染下降为重度污染。

其具体数值如下:巢湖西半湖区总体水质状况为重度污染,3个测点中,1个测点水质为五类,2个测点水质为劣五类。东半湖区总体水质状况为轻度污染,6个测点中,2个测点水质为三类,3个测点水质为四类,1个测点水质为五类。全湖总体水质状况为轻度污染。
作为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连年受污染程度倍增。合肥市民还能相信有健康的水质资源吗?
题外案例:水污染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据英国《每日邮报》,印度北部的孟哈梅德普•乌马里(Mohammedpur Umari)是一个人口只有6000人的小村庄,但这个村庄却有超过100对的双胞胎。当地居民坦言,若能有一家医院,该数字预计能超过200对。

据报道,孟哈梅德普•乌马里村偏远且相当贫困。这里没有大马路,也没有一间像样的学校,甚至没有一所正规的医院。当地大多数居民都到新德里或是孟买去寻生计,留下来的只是少数有土地的人。70岁的拉乌夫•阿拉姆(Rauf Alam)是一名当地村民大会成员,他从父辈口中得知双胞胎现象大约从90年前开始出现。在那之前,村子里只有4、5对双胞胎。近50年间,随着越来越多双胞胎的诞生,这种事已司空见惯。
“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专家采集了我们的血样回去研究,但没有人回来告诉我们调查结果,”穆罕默德•阿西夫伤心地说道,“只有当年一组来自海德拉巴的细胞生物学家说可能是由于地下水中矿物质的原因,或者是农药和杀虫剂的使用污染了水质。”